在安徽省委编办编制周转池处处长李环看来

2020-06-12 23:59

“编制周转池”制度是安徽省2016年开始探索的改革,以机构编制管理大数据平台为依托,打破行政层级和行业部门间的编制壁垒,在“云”端整合编制资源。在不改变各单位编制“所有权”的前提下,把长期不能发挥使用效益的空余编制“使用权”集中起来建立“编制银行”,向急需行业定向定量投放。

2016年,安徽大学成为首批“编制周转池”制度试点单位。目前,该校通过“周转池”引进了300多名教师,其中高级职称水平129人、国家级人才7人。

二是从“传统管控”到“主动保障”转型。业内人士说,安徽省大多数高校是在1998年至2002年间核定编制,此后高等教育迅速发展、在校生倍数增长,但编制一直未做相应调整。编制需求过大,是服务保障长期没跟上、问题日积月累的结果。“编制周转池”制度通过考核和绩效评估,动态调整编制规模、人才标准以及岗位设置,由“重管轻用”向“用管结合”转变。“在制度保障下,主动服务、重点保障各个领域,能放能收,资源配置更加优化、及时有效。”郭本纯说。

安徽省委编办主任郭本纯表示,机构编制是重要资源,不能固化、不能闲置,活化投放、统筹使用是发挥资源作用的应有之义。“编制周转池”制度让沉睡的编制数字转化为党管人才的有效抓手,对机构编制传统管理理念是一次颠覆性改革,也是机构编制管理思路的重大转型。

——推进治理现代化,需树立创新思维。陶文娟说,“周转池”激发了该院的创新思维,催生了组建专家联盟提高医疗质量等思路。“鼓励、重视、及时发掘基层的探索创新,能够激发更多的活力。”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我院已有146人办理入编手续,编制和职称对人才队伍稳定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也给相关学科建设发展提供了动力。”合肥市第一人民集团医院人事处处长陶文娟说,今年该院护理岗位辞职人数比往年减少了三分之二,血液肿瘤科也引进了高端人才。

——推进治理现代化,需统筹使用各类资源。安徽大学在内部分配各学院人员编制、职称评聘时,采用了“周转池思维”统筹使用相关资源,合理调配实现制度效益最大化;合肥市第一人民集团医院成立“博士联盟”,集中人才攻关高精尖学术课题。在郭本纯看来,“周转池思维”为基层解决“资源型”实际问题提供了可借鉴的思路。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如果没有周转池,再好的人才来安徽大学都入不了编,聘不上应有的专业技术岗位,更别说‘双一流’建设了。”安徽大学人事处处长赵晓明说,这项制度对安徽大学乃至安徽省高等教育发展上一个台阶,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是从“简单增量”到“活化存量”转型。安徽坚持省级统筹,在全省范围内“融编贷编”,既确保形成规模效应,又有效预防各地一哄而上的“挤兑”风险。据统计,安徽省2012年至2017年常态空编15万多名,按照现行标准,余缺相抵后仍有数万名空编。安徽省从破除编制资源“部门化”入手,借鉴“共享经济”的理念,实现编制资源“共享共用”和编制使用效益最大化。并坚持重点保障,紧抓专业技术人员队伍这一人才建设核心,实现高校、公立医院两大重点民生领域精准投放。

目前,安徽省在全省空余编制总量中统筹了9万名编制,建立“编制周转池”,其中高校周转池规模1万名、公立医院周转池规模6万名、中小学教职工周转池规模2万名,相应增加上万个高级职称岗位,有效促进高级人才的培养、引进和使用。

“无编可用的压力解决不了,学校留不住教师,更引不来优秀人才。”这样的困扰曾让“双一流”高校安徽大学发展举步维艰。从1999年到2015年,该校学生数增长369.5%,但事业编制仅增17.4%,难以满足学校发展需求。

——推进治理现代化,需夯实基础制度。安徽省以机构编制大数据平台建设为基础,才实现机构编制数据的精准核算和动态监管。在工作实践中,将编制周转池作为一个制度体系来建设,配套明确人员管理、岗位设置、职称评定、财政保障、社会保障等政策。安徽本科高校、公立医院等4个编制周转池,均配套了相关政策,确保制度有效衔接。

三是从“审批事务”向“制度服务”转型。在安徽省委编办编制周转池处处长李环看来,新制度是从管理到服务的工作方式改革。“过去编制是粗放管理、重管轻用,现在是不断优化、主动创新服务,也能让我们从僵化呆板的数字管理中解放出来。”